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老婆真的骚
老婆真的骚
我老婆在我脑子里的影像无非是:当我出差在外,偶尔给我打打电话,话题总是让我注意
体,注意安全,要早点回家……当我在家的时候,总做我喜欢吃的东西,不让我
做家务……晚上做爱很矜持,除了老把戏外也不会有其他的……
但是,我看着BBS上的照片,这个脸部被色块遮挡着的女人,这个不要脸
的婊子,对着照相机做着这么不知羞耻的动作,还发在网上被别人随意评论,回
帖的人还很多,有人说是她一定是鸡,有的说因该用板刷刷她的阴道而不是牙刷,
有的说这个女人就应该扒光了去游街……
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是我老婆?这样的贱女人,怎么会是我倍加呵护的老婆?
平时我和她有关系时她稍微喊疼,我都会马上停下来,因为怕她害羞,所以
我从来不逼她做所谓「害羞」的事情,即使晚上做爱时开灯都没有过……但是…
…这个贱货,居然……我一次又一次挣扎,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
……
但是,错觉总归是错觉,照片中,这个女人的身体是那么的熟悉,刺眼的熟
悉……
不得不承认,这个婊子……是我老婆……
……在这个时候,我已经精疲力尽了……
我只记得当时我打断了龙的描述,当这么突然的情况强逼着我接受,紧张的
神经让我太累了,我需要休息,可能是太过疲劳,我居然什么都没有想,洗了把
脸趴在床上好好的睡了一觉,真希望一觉过来什么都是幻觉……
一觉睡到天亮,醒来后我感觉精神很好,难道真的是幻觉?我打开电脑,还
是那个BBS,网页打开,还是我老婆的那几张照片,也许是有了精神,我的心
情有了点微妙的变化,不再象是昨天那样羞愤交加了,至少是减轻了好多,这种
感觉说不清楚,甚至有点兴奋……
突然,一个点子在我脑子里闪过。我何不装个陌生人通过网络去和我老婆接
触下呢,想到这里我一阵激动,也许我能更加接近真相……也许有有趣的事情在
等着我……当然也有可能是噩梦……
我重新注册了一个QQ号码,加我老婆作好友,那时我老婆并不在线上,我
留言我是龙的朋友加她做好友,然后就心不在焉看着电视,挂着网等待反应。
大概到了910点的样子,滴滴滴的响声,一个小喇叭在屏幕的角落闪烁—
—我老婆上线并加了我。
「你好,你是?」我老婆先打出了字「呵呵,加你有点唐突了」……因为兴
奋,我打字都差点打错「龙是我的网友,昨天打牌认识的,聊得来,他告诉了我
你的QQ号码,让我有时间可以找你聊聊」……
「哦」我老婆的反应不快,可能是有点太唐突了。
「听说你挺会玩的啊,呵呵」……我不希望太绕弯子,但是又不好太直接,
只能这么说了……我老婆并没有回答「你多大了?」我缓和这气氛「快30了」
「哦,挺有活力的年纪啊」「呵呵,哪有」我老婆顺带打过来一个害羞的笑脸。
「这个是你么?」我把BBS上龙拍的照片截了一张,就是我老婆脱光了站
在窗口的照片发送了过去……
「恩」「呵呵,身材挺好的」「您在笑话我了」我老婆的态度好像很恭敬的
样子。
「听说你这样脱光了站在窗子前面是一个你才认识的网友叫你这么做的,是
么?」……
「恩」要我老婆回答这样的问题不快,的确,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爽快承认
的,但她毕竟还是老实的回答了。
「哦,呵呵,那你还真是个听话的女人,诚实的女人才可爱」「谢谢」「你
有视频么?」……「恩,有的」「那你开着视频和我聊天吧」……「这……我们
才认识,不太方便吧……」我老婆并没有马上答应,但也没有拒绝。
本来我是想慢慢来的,但是转念想到了龙给我讲的事情,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我没有必要再绕弯了。
「有什么不方便啊?听说你不穿衣服的还在网上找人视频聊天呢,是不是有
这回事啊?呵呵」我捅着我老婆的软肋,不知道她会是什么表情。
……「恩」「那不就简单了,呵呵,发视频过来吧」我继续不给她余地。
……
等了一会,视频请求传了过来,现在想来,这一会的时间,当时我觉得好长,
我自己都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呼吸,我深吸了口气,点下了接受,视频里我老婆会
是什么样子?虽然我已经有我的料想,但还是充满了兴奋和好奇……
视频跳了出来,由暗到亮……
窗口里,我老婆什么都没有穿,端坐着,视频就对着她的胸部。
……
看着我老婆赤裸着不遮不挡,像平时一样打字,一对奶子也随着身体时而晃
动一下,象这样的情景听说或者是想象都没有用,虽然我之前已经料到差不多会
是这样,但是亲眼看到我的老婆和一个刚认识的「陌生网友」这样聊天,我还是
惊了一下,感觉心口一阵收缩,一种莫名的兴奋涌上脑门,……
……
「你能看到么?」在我还在愣神的时候,我老婆打字过来了。
「可以,视频挺清楚的」我回过神来「你常这样脱光了和陌生人聊天么?」
……
「……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常这样……」我老婆还是有点拘谨的样子,回得不
快「龙告诉我,可以随便怎么玩你,呵呵,是不是真的啊?」我故意提起龙玩弄
她的事情,一方面刺激着我老婆,一方面也缓和一下我的心情……
「恩,我尽量的……」「哦,呵呵,有这样的好事?听他说你们玩过真实的,
是你自己乘火车去他那里的是吧,龙玩你没有过你过钱么?」「……没有的」
「哈哈,不会吧,你不会连去的火车票都是自己买的吧?自己出钱跑过去给他玩?
呵呵「……
「……恩」虽然我老婆回答得很慢,但是好像并没有被我的嘲笑激怒,如果
一个女人脱光了被人看着,还要忍受着别人的嘲笑般的侮辱不生气,我真的不知
道这是什么样的女人……
「那次龙好像还带了两个朋友一起玩你的吧,呵呵,真不敢相信,第一次就
这样」……我老婆沉默着,不知道她看着她的丑事被一个「陌生人」描述出来,
这个时候是什么心情,哼……
「你说你不是鸡,三个人一起玩你,那你能受得了啊?呵呵,是不是之前就
常这样被人玩啊?」「不是不是的」我老婆急忙辩解「……当时太紧张,没有觉
得,后来奶头和下面疼了好几天的」「龙和我说,你的奶子很经得起玩的,我看
你奶头也不小,应该不敏感啊」「恩不算敏感」我老婆好像慢慢适应了,回答的
速度也快了起来。
「呵呵,那你的奶头怎么还会疼那么长时间啊?」我也好像摸到了敲门,故
意挑些显而易见而又让一个女人难以回答的话说。
「……你坏死了,故意这么问我」我老婆越来越自然了……
「……那次他们捏拉我的奶头,还用指甲捏,好几天那里都一直火辣辣的涨
……」……
渐渐的,我几乎忘记现在和我聊天的人是我的老婆,我只知道这是个可以随
意羞辱的女人……
「这样啊,他们这么玩你你都不反抗的?哦……我知道了,你都是自己愿意
花钱跑过去给他们玩的,自然是随便他们怎么玩了……呵呵」我变本加厉的刺激
着她。
……「坏,我被你说得贱死了……」「呵呵,难道不是么?不喜欢这样?」
……
「恩,喜欢的……」「不过,我还是真的想象不出他们会怎么玩你的奶头…
…「我已经意识到了,现在让我老婆做什么她都会愿意了,但是我并不想发
出命令,我要她自己说」要不……「」要不什么啊?「我老婆回得挺快」哈哈,
你常这么脱光了和别人聊天,你说呢……「」你坏死了,把我说得这么贱,还…
…「
「贱货,你自己贱又不是我说出来的,现在应该怎么做,告诉我!」我这几
天忍受的羞愤仿佛在这一刻有了倾泻的地方,我狠着语气说到。
……
「我应该表演拉扯自己的奶头给你看……」刚刚还在说我坏,撒娇的她现在
已经完全服从了。
「还有呢?准备给我看多长时间啊?」……
「我听您的,您不说停,我就要继续表演」我老婆的语速又慢了下来。
「呵呵,你是觉得我不再你旁边看着你,你就可以象征性的弄一下吧?」…

「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定会尽力的,绝对不敷衍你……」我老婆已经贱到家
了,和一个「陌生人」做着这样的保证……
「恩,你能这样说就好,好吧,那你可以做了」视频中,我老婆先调了下摄
像头,让画面对着她的胸部,操,还担心别人看不清楚,真是贱货!
然后她自己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自己两边的奶头,然后又慢慢换成是大拇指
和食指的指甲捏着她自己的奶头尖,很象是双手各捻着一块脏透了的抹布,用力
得提了起来,而她现在提的不是脏抹布,而是作为一个正常女人很珍视的胸部,
看得出她的确很用力,奶头已经被拉扯得很长,刚刚还是浑圆的有一点下垂的大
奶子,现在已经完全是被向上拉扯着,真不敢想象,平时对我那么矜持的我老婆
居然如此下贱……
我看着,越想越生气,妈的,老子就要让你贱到底!
「我现在要去上个厕所,倒杯水喝,你保持这个动作」我老婆看到了我的话,
并没有动,保持着,我故意悠悠闲闲的喝了几口茶还上了个厕所,虽然鸡巴硬着
根本挤不出几滴尿……
等我回来的时候,我老婆还保持着那样的动作,能看得出来,她还在坚持着,
身体随着呼吸摇晃得厉害,虽然极力保持着捏拉着奶头,但是手已经有点抖了,
我看着她痛苦而下贱的坚持,并没觉得有多少怜惜,相反捉弄她的快乐和成就感
涌了上来。
我又故意等了一会,才让她停了下来。
……
「呵呵,做得不错」这个算是表扬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谢谢」我老婆刚刚给一个「陌生人」表演了这个,居然还回答谢谢别人,
操。
「你不是第一次在网上做这个给别人看吧?说实话,呵呵」……
「恩,但是这次最用力,时间最长,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听你的,呵呵…
…疼死了「」哈哈,那说明平时还做得不够啊「……
「你老公平时也这么玩你么?」妈的,这不明知故问么。
「不会的,他不知道的」……哼!贱逼,现在知道了,我暗想!
「那你想不想让他知道?」这么问纯粹是自己的好奇。
……
「恩,也想过,让他知道我就是这么个贱女人,让他能多点时间在家,能多
玩玩我,怎么玩都行。有时候又不想让他知道,想自己索性就贱到底吧,背着他,
让别人玩个够……说实话,如果面对我老公,我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告诉他……」
……
我看着,有一点说不出的心酸,但是我突然灵光一闪,我的心情立刻被紧张
和兴奋取代!
……
好!你说你要背着我给别人玩个够是吧,你不知道怎么告诉我是吧,呵呵!
好!我满足你!……
哈哈,居然喜欢背着自己的老公让别人随便玩,是不是真的啊?说实话「我
开始一步步让我老婆上我的套……
「恩」「所以会听才聊了一次的网友的话,什么都不穿,站在旅店的窗户前,
是不是啊?」……
「恩」「呵呵,类似的事情还有么?」……我希望我老婆说有呢还是没有呢,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希望她说有吧,我这是怎么了……
……
「恩」……「有次晚上和别人聊天,他要我去阳台上站着,自己弄下面……」
「要你什么都不穿站在阳台上自慰?呵呵,做了么?」……
「恩」「哈哈,你自己说做了,谁知道你真的做了没有?」……
「不是的,他命令我从阳台回来的时候,要拿木头夹子夹在奶头上给他看的」
「这个也做了?」……
「恩,但是没有木头夹子」「那你用什么?」「只有挂裤子的衣架,上面有
两个夹子的」「哈哈,你这个婊子想办法玩自己还是挺聪明的么」「……呵呵,
坏」「那做给我看看」「恩……」还以为我老婆会推托一下,没想到她直接答应
了,难道是在等着别人的命令?这个贱货……
等我老婆回到电脑前,她的胸口已经多了个衣架,这个就是平时挂西裤用的
衣架,挂钩连着一根直的塑料杆子,塑料杆的两边各有一个透明的夹裤腿的宽夹
子,但现在它夹的不是裤腿,而是紧紧咬在我老婆的奶头上。
「好了」等我还在愣神的时候,我老婆打字过来「挺快的么,是不是常这么
做啊」「也不是了,呵呵」「这个钩子好像还可以挂点什么啊,空着可惜了,你
说呢?你这个贱货」「……坏,这次不行啊,我不知道我老公什么时候回来,万
一弄疼了,被他发现就不好了」「你还挺小心的,下次不许推托啊」「恩」「哈
哈,看你这个衣架,倒象是马拴了,我看可以栓个绳子牵着你走了,拉着你的奶
子遛你」……
「你们男人都一样讨厌,上次那个人也说,要晚上牵着我出门遛公园……」
可能我老婆被自己发的这句话刺激兴奋了,打完字就把一只手从桌子上放了
下去,操,这个贱货忍不住去抠自己下面了……
「看来你是挺喜欢这样的吧,哈哈,自己都开始手淫了,有机会试试吧」…

「这个太危险了呀,万一被发现了……太丢人了……」我老婆回得很慢,好
像已经在想象自己这么做的可能性了,真是个贱货。
「哈哈,难道真把你带到公园去啊?找个不危险的地方不就可以了么,你家
是在几楼的啊?」我这是典型的明知故问……
「我们这里是小高层,我住10楼,你问这个做什么啊?」我老婆显然不知
道我要做什么了「呵呵,那顶楼是几楼啊,上面的天台可以上去么?」「顶层1
4楼,可以上去的,我常上天台去晒被子的,怎么了啊?」我心里清楚的很,我
老婆正在一步步走进我设计好的套子里,但结果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呵呵,晚上总没有人上天台去晒被子了吧,
这么大一块地方,用来溜你这条母狗不是正合适么?」……
「坏死了你……」不知道我老婆现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呵呵,小
高层应该大家都坐电梯了,晚上楼梯不可能上来人的,很适合把你这条赤裸的母
狗从家里牵出来,牵到天台上玩,呵呵」我继续刺激着我老婆「啊?要从家里开
始啊,我还以为从天台开始呢……」我老婆显然已经在设想着我说的情景了「怎
么?晚上的话紧急楼梯里还可能有人么?」……
「这倒不是,晚上没有人的,楼上好几户还空着的,就是觉得害怕……」我
老婆应该是说的真实的感觉「知道没人还害怕什么?听龙说那次你去他那里玩,
你不穿内衣内裤白天都敢在路上走,现在装什么,呵呵,脱光了出门不是你这个
骚货应该做的么」我继续那她做的丑事调笑她,我知道,这个比一味的劝说更有
用……
「那毕竟在外地,要我从自己家门口这样走出去……想想丢人死了……」
「哈哈,住你那的住户一定不会想到,这本来用来应急的楼梯,到晚上变成你这
个骚货脱光了散步的专用走道了,哈哈」我肆无忌惮的说着……
「让我考虑下好么?……」视频里我老婆的身子有点微微的颤动,应该是因
为紧张吧「真的什么都不允许穿么?」「呵呵,你见过这么热的天小狗还有衣服
穿的么?」「没有呀」「哈哈,那不就行了,你这条母狗难道还想有特殊待遇么」
「讨厌」……我知道,我老婆说的这个已经说明她默认了「那要我什么时候做呢?」
她果然答应了「那就今天晚上吧」我看了下表,已经是下午1点多了,我应该能
赶得回去的,「你今天下午先上天台一次,看看楼道需不需要打扫,另外把现在
夹在你奶头上的夹子外加根黄瓜放在天台上」打完这些字,我冷冷的笑了下,今
天晚上有好戏了。
「恩,你又想欺负我」「哈哈,看来你这个贱货都猜到了么,说说看,应该
怎么做啊?」我故意戏弄着她「要用夹子夹在奶头上,把黄瓜插在下面……」
「不错不错,很聪敏,就不知道你能不能认真做到了」「恩,我会认真做好的」
「很好,你就凌晨从家里出去,脱光了走到天台上,按照你刚刚说的打扮好自己,
然后在天台上学狗爬,知道了么?」「恩,知道了,要爬多久呢」「这样吧,你
心里默念数字,从一数到一百,然后才能回家」「好的,听着兴奋死了」「在去
做这个之前不许自慰,知道了么,下午做好准备,休息下」「坏,知道了,我还
要去买黄瓜呢。呵呵」「哈哈,那就这样吧,认真做好,我会了解情况的」「好
的,再见」……
就这样,我结束了和我老婆在网上这次想想都觉得荒诞的聊天,我突然有点
茫然,我这是怎么了?我觉得我好象和那些玩我老婆的下流男人也差不多,我也
是这样的人?我不知道,但是兴奋的感觉却是真实的……
不能想这么多了,既然已经开始了,我就要按照我想的做下去,还有很多事
情要做呢,我匆匆收拾了下,乘车回家。一路上我心里总想着自己的计划,想到
自己老婆居然是这么下贱不要脸的东西,我居然成了自己常喜欢嘲笑的带绿帽子
的男人,心里却莫名奇妙觉得很刺激很兴奋,老二也不由自主硬了起来,难道老
婆这么淫荡反而是自己喜欢的?想这想着,我伴着火车开过铁轨时吭吭的声音睡
着了……
等列车到站已经下午5点多了,我也没办法直接回家,于是找地方吃了个晚
饭,随便逛逛,去商店买了个大号的手电筒,说不定有用,然后去正规的洗脚店
泡个脚休息到晚上10点,正准备回家呢,我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老婆的电话,
「定又是试探了……」我一边心里暗想一边接通了电话。
「老公,你在做什么啊?」「准备睡觉了,今天跑了一天,累死了」「哦,
还顺利吧?」「挺顺利的。过两天就能回来了」「那就好,注意身体,不许乱来
哦」……我操,这贱货还真是恶人先告状「放心吧,知道了,早点睡吧」「晚安」
哼,这个贱货还真在试探我,怕我半路杀回来,考虑得还真周到……不知道以前
给我打这样的「关心」电话是什么目的,估计不少也就是为了给她那些网友玩她
创造个「好条件」了。这么看来她今天是真的准备按照我说得做了,呵呵,好极
了。
我打的回到住的小区已经11点了,我估算了下时间,估计我老婆还没有开
始,我把手机关了,免得有什么意外,为了不碰到熟人,我是从应急楼道走上去
的,这里是新小区,电梯的质量也都不错,所以楼梯几乎是没有人会用的,家是
在10楼,我走到9楼半就停了下来,坐在靠墙的一边,楼道里的灯是音控的,
我的动作很轻,根本不可能让灯亮起来,整个楼梯里只有微弱的光从小小的采光
口透近来,非常暗,在10楼楼梯口的人是不可能看到我坐的这个角落的,而我
能看到半个10楼应急楼梯的入口,这里是监视最好的地方了。
……时间过得真慢,从我坐下,时间就好象凝固了一样,我只能听到我的心
在一下一下的跳动,等了大概半个小时,我被着紧张的气氛逼得都快要怀疑自己
的想法是不是太荒唐的时候,一点轻微的声响从10楼应急楼梯的口传了出来,
我赶紧集中精神,这时一个人影从楼梯口出现,因为太黑了,微弱的光线只能让
我隐约辨别出这是个人影,至于样子穿着什么都看不清,但是这一定是我老婆,
我咬着牙,让自己不因为紧张,兴奋和气愤交杂的情绪而颤抖。这时这个身影矮
了下去,好象是趴在地上,顺着楼梯向上移动,缓缓离开了我的视线范围。
……我的脑子一下子空白了,这个贱货果然在走道里学狗爬……我马上回过
神来,既然决定了,那今天就不能给谁留余地了,我也要跟上去。
深夜里格外安静,我不敢跟得太近,不然一定会被察觉的,等了好久,估计
我老婆……不……这个贱货已经到了楼顶,我再轻轻的走了上去。
顶楼走道和天台是由一个大窗子连起来的,窗子很低,一下子就能跨过去那
种。我不想就这样贸然出去,于是我躲在窗边,观察的天台的情况。
这时月光还是比较亮的,云也不多,所以天台上的情景我看得还是比较清楚
的,这时我才看清,一个长头发的女人,正象狗一样跪趴在天台一边的角落,距
我大概十五六米的样子,她是侧着身子对着我所站的窗口,正一只手撑着地,另
一只手伸在两腿中间,有节奏的动着,猜得不错的话,在她阴道里正夹着一根黄
瓜,她的屁股翘的很高,整个身体也随着手在前后晃着,那样子好象是有人在她
背后干她,而她又在极力的迎合。这个样子我从来没有见过,甚至以前连想都不
曾想过,但现在却实实在在的在我眼前上演,我只感觉自己下体在膨胀,浑身无
比燥热……
突然,一声轻响,我眼前这个「肉体」停止了动作,我一惊,难道被发现了?
而她也好象愣了一下,直起了身子,双手在地上拿起什么,然后又低着头,
双手在胸口弄了好一会儿,我这才明白,原来是夹在她奶头上的裤夹因为身体晃
动掉了,她这是又重新把夹子拣起来,夹回她自己的奶头上,这个贱货做得还真
认真,做完这个,她又回到刚刚的动作,只不过屁股抬得更高了,上身是趴在地
上,好象就是为了把屁股抬高了好让别人看一样,而且动作更快了点,身体前后
晃动得厉害,我都能隐约听到她情不自禁的哼哼的声音……看来她快要高潮了…

现在回忆起来,对之后的事情我还觉得陌生,可能当时我自己脑子里也几乎
是空空的了,我只记得我拿出手电筒,跨过窗子,来到天台,径直朝那个赤裸的
女人走了过去,一束明亮的光象剑一样划破了黑夜,刚刚还藏在黑夜里的那个不
知羞耻的身影一下子就变得刺眼得亮,伴随着我老婆想叫又不敢发出的尖叫声,
刚刚还因为黑暗而缺乏色彩的情景一下子有了鲜艳的颜色,雪白的身体,白色的
夹子,红色的乳晕,黑黑的阴毛,还有想用手遮却遮不掉的半截露在下体外的碧
绿的黄瓜……要用一个字形容那样的情景,只有——乱……
我老婆先是慌乱的在地上爬,想拿什么遮身体但是什么都没有,然后就是疯
了似的朝通向楼梯走道的窗口爬去,我直接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把她拽住,
有力的说:「别出声,想让整栋楼的人都知道么?」这下我老婆果然停住了,长
长的头发被我拽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我早就知道一定会出现这样混乱的局面,
我只有一个目标,在我捅破了这个事情后要赶紧控制住局面,要是出了什么意外,
我老婆受刺激跳楼或者疯掉,可不是我要的结果。
「回家再说」我拽着现在几乎已经几乎傻掉的女人,跌跌撞撞得从顶楼走回
了家,回去时楼道里的感应灯都因为声响亮了起来,现在回想起来,要是被谁撞
着看到那样的情景,估计我们一家都没有办法在那里再住下去了……
随着砰的一声家门关上的声音,我把我老婆一把推倒在地上,这时我的心总
算稍微安定了下来……我把家里的窗帘全部拉上,把大灯打开后,一屁股坐在客
厅的沙发上。到这时我老婆这才看清,原来拽着她头发,把光着身子的她从天台
上拉下来的人是我,极度的惊讶和疑惑让她一下子楞住了,时间仿佛都停住了,
我没有说话,她也呆呆得看着我,也许是事情太过突然了,她甚至连去遮住自己
身体的本能反应都没有了,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她才好象突然反
应过来,边爬边站起来想进卧室,估计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没穿衣服,想去拿
衣服遮羞吧。看着我老婆现在这样一点女人的样子都没有,完全象个不要脸的母
狗一样,我心里的火顿时腾起来了,之前被压下去的怒气完全爆发了,我腾的一
下子站了起来,一把抓住我老婆的头发,狠狠的把她拖了回来,我用力一推,她
又摔到在地上,她这样并没有让我觉得怜惜,当时我只觉得心中的怒火简直要把
我的脑子撑爆了,我象疯了一样,嘴巴子一个接一个朝我老婆的脸上打去「不要
脸的东西,就喜欢给别人玩是吧?!」……
「你这贱货喜欢光着出门是吧?!」……
「你喜欢做母狗是吧?!」……
「你这瘙逼喜欢脱光了被陌生人玩是吧?!」……
……
我边不停着咒骂着,嘴巴子拳头脚踢胡乱得朝我老婆身上招呼过去,她一直
被我逼在角落里,快要缩成一团……
过了一会我累了,这些天来的事情,心里的紧张和刺激以及我刚刚因为愤怒
突然爆发让我感到头有点晕,我直起身,看着天花板,无力的喘息着,双手慢慢
传来了打老婆的疼痛……
我老婆这时爬过来抱住了我的腿,「你打我吧,打死我吧……」熟悉的声音
哭着象针刺在我的心……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我自己也迷惘了……
……
老婆的哭声越来越小……
然后是长时间的沉默,好像一切都固定住了……
……
我又瘫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回想这发生的事情,明明是自己的老婆,自己疼爱有加的老婆,却被别人随
意的玩弄,还是她心甘情愿这么做的,我心里嫉妒甚至龌龊的想法又慢慢蔓延起
来,连下体都开始有反应了……
我自己的老婆,应该是我由我来为所欲为的,怎么居然让别人……不行!
……
「爬过来!」我的口中挤出了这几个字我老婆愣了一下,发抖着爬了过来。
「给我口交!」我老婆停顿了一下。
「啪」又是一记耳光扇了过去「快点,贱货!」
这一记清脆的声音仿佛是赛跑的发令枪一样打破了僵局,我老婆立刻爬近我,
像是扑向我的裤裆,颤抖着手急着想把我裤子拉链拉下来,但是越急越乱,拉了
好几次才拉开。我下面这时早已是撑出一个帐篷了,拉链打开再加上我老婆手的
帮助,一根又粗又红,头上还有些许粘液的鸡巴就露了出来,我老婆一头埋了下
去,把我整个鸡巴含在嘴里,卖力得舔了起来。
当时心理上的打击和愤怒,再加上鸡巴上突然传来的刺激,我觉得我的鸡巴
胀痛得厉害,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一种无比强势的感觉使得鸡巴变得更硬更
粗,但是并不舒服,有的只是兽性。我一把抓住我老婆的头发,把她的头往我的
裤裆里压,我能感觉到鸡巴快要顶到她的喉咙口,她因为喘气不畅而产生的微弱
的抵抗。但是我顾不得这些了,只是拼命扭动身体,并且用手压着我老婆的头,
把鸡巴往她喉咙口里塞,一次一次的撞击中,我浑身的肌肉在紧绷,仿佛整个人
都在收缩……然后突然一下子,整个人轻松了!一泡热精直接从鸡巴喷射出去,
从来没有这么爽快的感觉,这么有力这么撒野!因为我把老婆的头压得太低了,
鸡巴差不多一直顶着喉口的,我突然射精,她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只听到她喉
咙里轻微「咕噜」一声,一大泡精直接被咽了下去,而且还被呛了一口,我老婆
抬起头不停咳嗽。
虽然我身体上得到了暂时释放,但是心理上的压力仍然驱使着我。
「站起来,把手趴到沙发上来!!」「快点!!」我不耐烦的催促着。
我老婆的动作也麻利起来了……
「屁股撅高点,把腿给我叉开!」我边说边站起来,绕到我老婆的身后。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从这样的角度看我的老婆——撅起的浑圆雪白的屁股
和暴露着的阴户。
本能使我扑上去,双手去扒开我老婆的屁股,用还挂着粘液的瘫软的鸡巴去
蹭我老婆的阴户,我老婆也主动前后摆动起她的屁股迎合起我来。我只觉得摩擦
中,鸡巴又慢慢充血起来,我老婆下面也越来越滑,不长时间的摩擦,鸡巴居然
自己滑进了阴道。我双手环抱过去,从身后紧紧抓住我老婆正在晃荡的奶子,一
边猛烈的抽送起下体,一边西斯地理的低吼:「我要干死你!你这个婊子!你不
是喜欢被别人干么,让我今天就干死你!!」……
我的愤怒终于有了发泄的途径,我像发了疯一样的猛干,即使射了还保持这
样的动作继续抽插……继续变硬……继续射……我老婆也随着我高潮……又一次
高潮……
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一共是射了几次,反正最后连愤怒的力气都没有了,我
把我老婆往地上一甩,自己直接瘫在了沙发上,浑身松软,像散架了一样。直到
这时我还是穿着裤子的,鸡巴耷拉着脑袋,露在裤裆外面,极不搭调。
我老婆也累得不行了,光着屁股做在地上,淫水和精从她的阴道里流出来,
在地板上淌了一滩。
……
「你还爱我么?」我头仰着,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
义,可能是自己想找个理由安慰下自己。
没想到我问完这句,我老婆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有点吃惊,只见我老婆
一下子哭得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哪里像个大人,就好像小孩子一样,哭得乱七八
糟,眼泪和清水鼻涕混合在一起,还用手抹,弄得满脸都是,最后还居然哭出个
鼻涕泡,我仿佛一下子忘记了吃苍蝇的痛苦感觉,忍不住笑出了声……看着我老
婆惨兮兮的样子,从内心深处还真是恨不起来啊。
我站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又去卫生间搅了把冷毛巾,丢给我老婆。
「把脸擦擦干净,好好说,你到底爱不爱我?」我虽然觉得很不合适,但是
说的话里总不由自主得参杂了些许怜爱我老婆胡乱的抹了下脸,急切的,甚至有
点虔诚的望着我「爱,我只爱你一个,但是我……我怎么才能……和你说这个…
…「我老婆才说这几个字,眼泪又仿佛不听使唤的从眼角别放了出来,脸一
下子又涨得通红,低着头又哭了起来……
我觉得心中的愤怒一点点消退。我这时才隐隐约约意识到,自己经常出差,
家庭仿佛不是自己的港湾,反而像个落脚处,想到我老婆那天和我聊天时说的,
她也想让我知道实情,但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以至于自甘堕落,心里不禁有些失落
……难道我也有错?……
我起身去卫生间洗间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做在马桶上吸了支烟,清醒了一
下,说实话,这时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对了。
等我回到客厅的时候,我老婆已经把自己收拾干净了,穿好衣服拘谨的站着,
如果不是脸上的肿胀和泪痕,真的无法和刚刚在天台上什么都不穿的荡妇联系在
一起。
「先睡吧,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记得用冰袋敷脸……」这时的我已经一点
力气也没有了,我自我安慰着,船到桥头自然直,我已经不指望能有什么妥善迅
速的方法来处理此事。难道表示这是我对我老婆的认可?我自己轻蔑的问着自己
……哎,管他呢,我实在太累了……
【完】